突如其来的钱荒将周女士砸蒙了

2020-06-20 01:52

第二天,高嵩就赶往大光路房地产交易登记中心送件,拿了个3000多号。“3月一开始,二手房交易过户量井喷,南京市建委发布通知,采用预收件的方法通知办理。”一个星期后,交易登记中心通知办理,当时办理业务的工作人员表示,按照正常的下款速度,15-20天银行就能下款,考虑组合贷款时间长点,最多5月初肯定能放款。

3月份贷款买房 原指望20天内下款

资金流动性紧张的局面在短期内肯定会持续,理论上会加大住房价格下行压力,但目前情况是调控状态下市民刚性需求仍在平稳释放,所以房地产价格下跌短期内不会发生。

南京市社科院经济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陈燕

周女士琢磨着按照这样的速度,拿到房后还有时间能重新装修,吹吹晾晾,9月份开学就能住进去了。人算不如天算,突如其来的“钱荒”将周女士“砸”蒙了。

等到9月初,贷款终于批下来了,周女士心中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。“没能赶上孩子一开学就住进去,原本想重新装修的,也没时间了,就重新刷了遍墙,10月底搬的家。”

当晚,周女士就给在中介的朋友打了电话,帮她办理这套二手房买卖的正是21世纪不动产的市场部经理高嵩。高嵩带着合同赶到了城市绿洲,双方连夜签好了买卖合同,周女士支付了2万元定金。

明年年初不会明显好转

尽管过程曲折,但周女士最终还是在今年如愿以偿地拿到了房。进入第四季度,特别是11月往后,房贷市场的“停贷”趋势愈加明显。“四季度的贷款,基本要等到明年才能放款,进入12月,二手房交易已经明显回落。”高嵩介绍。

不疯不成魔,这是今年二手房市场的真实写照,尤其是上半年,金三银四红五月,南京二手房交易月均都突破了万套。然而,正值二手房销售正酣之时,“钱荒”却不期而至,给红透半边天的二手楼市兜头浇上了一盆冷水。

“对方也是急等钱用,催问我什么时候能下款。”周女士说自己也想过是不是能换家银行贷款,结果问了一圈,都特别紧张,“就是银行自己的人也要等,排队的实在太多了。”

目前楼市调控政策仍以行政手段为主导。但近期能解读出来的多方信息显示,未来政策会做相应调整,可能会更有差异性,比如说城市之间会差别对待,北上广等一线城市人口聚集,流动人口也多,跟三四线城市的实施政策会区别对待。政策细化后将对楼市“钱荒”起到一定的缓解作用,但即便如此,在今年如此缺钱的情况下,明年年初的“钱荒”也难以得到明显改善。

南京大学商学院经济系主任葛扬

“钱荒”肯定会对房地产业发展产生深远影响,众所周知,市场流动性紧张后,房地产开发商和购房者的资金成本增加,资金是支持房地产业有序发展的重要链条。对于拥有雄厚资金及丰富融资渠道的大型品牌房企来说,“钱荒”的影响要小一些。融资能力弱、自有资金少的房企,将面临资金短缺、甚至遭遇产业洗牌淘汰。

“贷款也要拼关系”,21世纪不动产高嵩介绍,除了中介帮忙催单,客户们开始自己找门路想办法,有个在某银行办贷款的客户,托朋友托同学,绕了几个圈圈,终于找到了该行一支行的行长批了条,加塞提前下了款。

与此同时,关于“钱荒”的消息铺天盖地来袭,先是曝出各家银行收紧了首套房贷款的利率,多家银行取消了85折的利率优惠,紧接着,北京、广州等一线城市纷纷传出银行停放房贷的消息。6月中旬,《扬子楼市》调查发现,中国银行、邮政储蓄银行、建设银行、广发银行等多家银行已经陆续暂停二手房贷款。

等了近半年才放款 心里的石头落了地

“就我买的这套房,同小区同户型的,网上的报价都挂到了110万。”除了隔三差五向银行去电话询问,周女士也一直在关心二手房的价格走势。价格涨得越猛,心里就越没底,生怕房主反悔不卖了。

遭遇年中“钱荒” 多家银行停贷

短期内难以导致房价下跌

5月份,建行的贷款没能按时批下来,询问信贷员,回复是银行没额度了,要等省行批额度,具体放款时间不明。

周女士家住尧化门,孩子在墨香山庄小学读书。每天从家到学校,路上起码要花费四十分钟的时间,遇上堵车,一个小时都到不了。“学校要求7:30到校,孩子每天6点就起床了,但路上的时间没法控制,孩子总是迟到。”于是,周女士开始在学校周边物色二手房。

“钱荒”,是调控政策产生的效应。不同的城市对“钱荒”的反应也不一样,有的强烈,有的一般,宏观调控政策应该调整细化,差别对待。楼市闹“钱荒”,也反映出需求的强劲,这种需求主要是刚需和改善性需求,“钱荒”之下,投资性买房的比例比以往金融环境宽松的时候要少得多。“钱荒”之下爆发出如此强劲的自住需求,说明政策有必要进行调整。

银行下不了款,周女士心急如焚。询问下款情况,对方起先答复,公积金下款排队,影响了放款。《扬子楼市》从市公积金管理中心获悉,今年上半年,南京公积金放款95亿元,相比去年同期41.1亿元的放款量,上涨了131%。过了一阵子,周女士再去问,这回的答复又是商贷额度下不来了。

3月25日,周女士在网上看到了一套方圆城市绿洲的房子,和学校就隔条马路,60㎡的小两房,总价96万元,非常符合周女士的要求。房东还在总价上让了5000元,“因为3月1日出了国五条细则,房东担心20%的个税征收,月初刚借钱买了套大房子,所以着急卖了这套小房子去还钱。”